关注前沿商业资讯,传递新锐观察动态
做最好的博客新闻网站

注册用户6000万,估值超过10亿美元,创始人曾被雷军评价为找不到缺点的人

刘畅演讲时的音调抑扬顿挫,不时穿插着故事,左手自然挥舞,这时才让人突然意识到他曾是新东方的“人气老师”。

刘畅是一起作业的CEO。3月20日,一起作业宣布获得由淡马锡领投,中信产业基金等跟投的2.5亿美元E轮融资,而在这轮融资后,一起作业的估值超过10亿美元,跻身在线教育行业的“独角兽”。根据计划,新一轮融资将用于人工智能、教育内容和教育公益三个方面,而在学段上则加大对中学的投入。

与此同时,刘畅宣布一起作业品牌升级为“一起科技”,推出旨在根据学生数据量身定制的个性化学习路径。

截止2018年3月,一起科技的注册用户数达到6000万,包含4000万学生,2000万家长以及190万教师。用户涵盖中国31个省,363个城市近12万所学校。

对刘畅而言,这些数字来的并不容易。2011年底一起作业成立后不久,他们就选择了一个与众不同的模式:进入公立教育系统,让老师在一起作业平台上布置作业,学生在这个平台上完成,老师和家长再在平台上进行批改、检查和沟通。平台免费,通过其他方式赚钱。

2017年11月,一起作业开始实现当月财务打平。在接受本刊独家专访时,刘畅透露,目前每个月的收入“几千万元”,这意味着公司的商业化探索初步取得成效。

在线教育市场也在2017年中开始升温。该年5月,猿辅导宣布1.2亿美元E轮融资,7月,流利说完成近亿美元融资,8月份,作业帮和VIPKID分别宣布1.5亿美元和2亿美元新融资。

刘畅分析,在线教育投资掀起新一波热潮的主要原因,是用户消费习惯的改变,家庭对于在线教育的接受程度与自己六年前创业时相比,几乎是“天壤之别”。

但现在庆功还为时尚早。在刘畅看来,在公立教育系统的战役中,关键是要有“很长很长的续航能力”。

艰苦的战役

刘畅曾被雷军评价为找不到缺点的人。2011年初离开新东方时,他已是助理副总裁兼长春学校校长,当年5月在新东方联合创始人徐小平和王强的邀请下创立一起作业网并担任CEO。

早期几年里,刘畅把大部分精力都放在了地推上。2014年12月17日,当注册用户数达到1000万时,刘畅向全体员工发了一封信。“一路走来,这场战役的艰苦程度远远超过了所有人之前的想象。”他写道。 

2015年3月底,一起作业宣布获得1亿美元D轮融资,创下了当时K12在线教育领域的融资额纪录。不过在他看来,1亿美元还远远不够,“我们现在主要还是靠基金养着,真正让平台和内容提供方能够赚到钱,还需要很多年。”

根据刘畅最初的规划,D轮融资后的一起作业从语数英三科向边缘学科扩展,从小学扩展到整个K12市场。用户数的增长似乎比盈利目标更为优先。

但2015年下半年起,整个创业投资领域迎来寒冬,在线教育行业同样没能幸免。如何赚钱的问题摆在了刘畅面前, 2016年初,刘畅的压力变得非常大。

2016年6月30日,一起作业召开年中员工大会,刘畅告诉团队未来将要做三件事,一是进一步扩大规模,另一点就是要赚钱养活自己。

顺为资本在2012年的A轮进入后,参与了一起作业的每一轮融资,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顺为资本创始合伙人兼CEO许达来更多关注的是用户规模、增速等数字,但从2016年底,收入也成为他关注的目标。在许达来看来,一起作业已经到了独角兽级别,这个阶段的公司必须要有讲得清的收入模式。

2017年初接受本刊采访时,刘畅阐述了商业化落地的三个途径:第一,增值服务,推出一系列自学产品,根据大数据进行个性化题目推送,一个学科每月收费二三十元;第二,上线视频直播课程Ustalk等;第三,向线下机构进行导流。

一年多跑下来,三条路径有了迥异的命运,增值服务被验证推广,UStalk进化成了一对多直播,而向线下导流则被取消。

刘畅用“dilemma(进退两难)”来形容向线下导流业务曾面临的境况,一些实力比较差的机构提出给刘畅非常高的学费分成让他导流,甚至有机构的负责人要将学生第一期学费的7成、8成甚至100%给一起作业,自己再靠后期学生续费赚钱。

在测试向这些机构导流后,刘畅发现学生们得到的服务“非常糟糕”,而他们在抱怨机构的同时,一起作业也一并成为被批评的对象。“常识告诉我们,这个生意不长久,再往下做会对别的生意和用户产生很大伤害。”刘畅说。因此,这块业务很快被取消。

在过去几年里,一起作业从单纯写作业向听说读写、从单学科向全学科、从小学到中学扩张,同时扩展到了周测、月考等多种场景,刘畅认为其中的共同点就是数据,只有不断提高数据采集密度,才能实现他一直想要做的事——个性化学习。

在这些数据上衍生出的增值服务产品,也让一起作业有了不少收入,并且“毛利率非常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