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注前沿商业资讯,传递新锐观察动态
做最好的博客新闻网站

数据核战争

过去一周,Facebook因间接致超过5000万用户数据泄露徘徊在生死边缘。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的调查已经开始,如果属实,Facebook将面临高达2万亿美金的罚款,且深陷信任危机。事件爆发后,公司股价一路下跌,两日市值便蒸发500亿。

稍早前的3月7日深夜,全球第二大虚拟货币市场币安交易所被黑客攻击,大量虚拟币被转换成比特币,包括币安、火币在内的加密货币全盘暴跌,部分主流货币跌幅超过5%。随后,币安交易所发布公告称,“这是一次大规模通过钓鱼获取用户账号并试图盗币事件。”

最新引发热议的是大公司利用大数据“杀熟”。比如使用滴滴打车,同样的出发地点和目的地,价格却不一样,甚至不同手机生成的价格也不尽相同。虽然滴滴CTO张博否认“杀熟”的存在,但这是用户近距离感受到大数据威力的存在。一切取决于企业的态度和决定。

仅仅一个月时间,因数据问题衍生爆发了几起全球恶性事件。虽然发生地点、领域有所不同,但背后无一不涉及商业利益。牺牲品即是用户的数据安全和信息隐私。令人心惊的是,截至2017年年中,中国网络黑产从业人员已超过150万,市场规模高达千亿。

不可否认,在万物互联的时代,数据的战略重要性与日俱增,大数据产生的商业价值也得到共识,但真正能实现商业价值的数据只是一小部分。那些打着“保护用户隐私”旗号的作恶者却在有意且盲目地抢占数据。作为被争夺的主角,用户往往表现得很无力,毫无反抗余地。

一定程度上这与监管缺失有关。去年6月1日,两项网络安全的法律条例开始施行,非法获取、出售公民个人信息最低五十条以上即可认定为“情节严重”,达到入刑的标准。三个月内,北京市海淀警方破获了30余起与此相关的案件。而在此前,即便是上亿条数据的交易,由于缺乏司法解释,案件走不到诉讼程序,往往不了了之。

能站在数据权力顶端的,很可能是那些能真正使用好数据的超级公司。因为几乎所有采访对象都表示,国内对数据的保护和使用仍然杂乱无章,黑产毫无底线,互联网企业则是靠自律行事。

掌管着10亿用户的微信被质疑“天天看用户聊天”,张小龙曾在2018微信公开课亲口否认。官方也明确回应,微信不留存任何用户的聊天记录,聊天内容只存储在用户的手机、电脑等终端设备。此外微信不会将用户的任何聊天内容用于大数据分析。

阿里巴巴是国内最推崇数据价值的企业之一。过去五年,马云大多数公开演讲都提到DT时代企业的机会和责任。2012年,在阿里巴巴首设CDO(首席数据官)时,马云在内部邮件写到,“将阿里巴巴变成一家真正意义上的数据公司”。

握有数据的一方急需兑现数据的权力,似乎这样可以站到未来战略的制高点。随着人工智能、新零售等行业一个个踏上风口,数据开始被大规模使用,企业与用户之间、企业与企业之间的摩擦明显加剧。

 

数据黑产

信息泄露正以无孔不入的态势入侵正常生活。用户授权某一应用使用手机麦克风,或在社交平台与好友互动,甚至无意间登陆一个网站,都存在信息被实时获取的可能性。

“过度且愚蠢。”火绒安全联合创始人马刚有些愤恨,在他看来,数据也分有效和无效,大多数企业对数据的使用效率很低。“像是跑到用户家搜了一圈,拿走很多信息,但没发现任何有用的。伤害了用户,自己也没得到什么好处。”

火绒是聚焦PC端软件安全的服务商,在他们的监测中,几乎所有桌面端的软件都存在侵权行为,“很疯狂,甚至一些软件50%的宽带用来上传用户信息,它们不仅能监测存储在电脑中的数据,还能记录用户上网的账号。”

知道创宇这家公司得到的数据是,每天PC端的攻击在300亿次左右,而正常访问量在200亿次左右,远远低于黑客的攻击次数。其中,教育、医疗、金融、健身等领域信息泄露最为严重。

移动端的数据问题显然更严重,无意中点击的功能或者下载的应用,就存在手机被ROOT的风险,“它可以绕过任何权限,无论用户是否同意,都可以记录用户所有操作,做任何想做的事情。”梆梆安全副总裁方宁告诉《中国企业家》记者。

与火绒不同,梆梆安全是一家针对移动和物联网的安全服务商,目前为超过80万个移动APP提供安全服务。他们的观察是,除了金融类公司和大体量的互联网公司有自己的安全团队,70%的APP最初都是裸奔上线。